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新婚夜
新婚夜

新婚夜

与女友经过七年的爱情长跑,终于等到我们共订婚盟的日子。当穿着婚纱的新娘子出现在眼前那一刻,真的令我感到可以娶这个女子是一件多么幸福和令人自豪的事。

  经过大半天形形色色的仪式,我们终于驱车到晚宴会场。我低头看一看傍在我肩上的老婆,发现她原来已经倦极而睡。我虽然都很疲倦但兴奋的心情令我睡不着,只好看着天空左思右想。

  突然,坐在老婆另一边的伴娘,即是她妹妹问道:「姐夫,你放在脚下那袋东西是什么?我看你今天一整天都带着,但又不觉得你有拿里面的东西用。」「我带了些摄影器材,只是刚才太忙,没有空拿出来拍照。」我说。

  「喔!你不会不知道你今天有多忙吧!你还想自己拍照?而且你今天是主角之一,你还想拍谁?」小姨子说。

  「我当然是拍我那可爱的老婆,那还用说吗?」我说。

  正当小姨子想开口时,听见老婆说:「你们吵什么?让我睡一睡好吗?我很倦呢!」「没有,没有,不吵你了,你多睡一会吧!」我说。

  但一向伶牙俐齿的小姨子没有放过我:「你那个怪丈夫刚才对我说,他今天带了相机来拍照。今天你们一定很忙,但他居然还想亲自拍照!」老婆望着我说:「你今天有带相机吗?」我指一指脚下那个袋说:「是……是这袋。」老婆望了一望,就转头对她妹妹说:「不用理他,有时都不知他到底在想什么?」「哗!」大腿转来的剧痛令我不禁大叫了声。低头一看,原来老婆用手在我大腿上扭了一下。

  小姨子问:「姐夫,什么事?」

  「没有……没有……我只是撞到脚。」被鼓起腮的新娘子盯着,我只有这样回答。

  「那……」小姨子正想再开口,就给老婆打断说:「都叫你不用理,让我睡一会吧!」跟着十多分钟的车程,老婆都傍着我肩膀,双手绕着我臂弯睡觉。但是我知道老婆是装睡的,因为我贴着她乳沟的手臂不断转来急速的心跳,她一定是想着晚宴的事……************

  四星期前,正当女友在客厅忙着决定要邀请哪些人参加婚礼时,我就在书房中上网,正与一些同好在网上分享着自己伴侣的艳照。经过多年的努力,女友终于都接受我这个嗜好,现在不时都会将女友的艳照与网友分享。

  开始时,女友都只肯让我上传一些穿背心和短裤的照片,但女友看到别人的赞赏后,慢慢都变得越来越开放,就算露出乳头和阴户的照片都愿意让我上传,有时甚至是她提议怎样拍才美。

  「你先办正事后才上网好吗?你邀请人的名单弄好了没有?」女友走进书房对我说。「我是在办正事。你说,有什么事比分享刚替你拍的裸照更重要?」我笑着说。

  「你就是一天到晚都在想着这些,都不明白为什么你会喜欢将我的裸照给人看?」女友说。

  「那是因为你很美,若只得我一个人可以欣赏,那不是太浪费吗?而且你不是都乐在其中吗?」我说。

  「我哪有?只是你之前不断苦苦哀求,我是被迫才让你将我的裸照拿给别人看。」女友一边说,一边坐在我腿上看网友对她这辑新作的评语。

  我从后伸出双手围着她的腰肢,默默看着她。见她有时双颊绯红,有时又轻轻浅笑,怎样看都不会是被迫吧!「我想邀请几个相熟的同好参加我们的婚宴,好吗?」我见她正看得有些兴奋,于是鼓起勇气对她说。

  「当然不行啦!他们全都看过我的裸体,连胯下都看过,你要我怎样面对面对着他们?而且他们会看到我的样貌。不行!不行!」老婆立即转头对我说。

  「但是他们很想参加,你可以看看这个帖子,我一说我们会结婚,他们个个都想来恭贺我们。」女友看了一会网友的帖子说:「他们哪是全心来恭贺我们?一些又说平时只看到我脱光光,要来看我端庄的样子,好让他对着我那些裸照打枪时会带来更大的快感。一些又说要到新娘房看我换衫。最坏是A兄,说要躲在婚纱入面舔我的小穴。平时都还可以考虑,但那晚是我一生人最重要的日子,要是出了什么事,那我怎么办?」「喔!平时没有问题,那我在婚前安排一个小聚会给你。哈哈……」「我说正经的,你不要在这里装傻!」女友站起来叉着腰对我说。

  「是……我想他们真的是想去恭贺我们的,其它都只是说说吧了。我相信他们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的。不如就邀请几个相熟的?」我说。

  「若他们真的只是想去恭贺我们,那可以考虑一下,但你要请哪一个都要先问我。」************

  到达酒店后,我们先将一些行李放在房间,因我们今晚会在这里过夜。之后就到宴会厅,此时场地已经差不多布置好了。

  正当我想抢在老婆前头进入新娘房时,小姨子说:「新娘子要换衣、化妆,你进去新娘房干什么?」「我……我只是想整理一下衣衫,不会很久的。」我快步走进新娘房,快速视察了新娘房的环境。那是一个约两米乖四米的小房间,门开在两米阔那边,一进开就看见梳妆台放在房间左角。

  我快快将袋中的摄影器材拿出来,将两个镜头放在梳妆台的镜子上方,一个向着梳妆台前的椅子,另一个就向着大门,那整个房间都会拍到。由于镜子的上方有一枝光管作照明用,所以就算有人抬头看,都看不见藏在暗处的镜头。至于电源线、发射器就收在梳妆台下,用我的背包挡着。

  一切弄好后,我就出去帮忙将老婆的衣服、化妆品和其它杂物拿进来。其间老婆在我耳边说:「真的要让他们看吗?我有点怕。」「不用怕,只是看看而已,而且我们一早答应人家,怎可以反口?」我说。

  「那……那……」

  「不要想那么多,还有很多事要忙,一会你就忙得头昏脑胀了。」我说。

  「姐姐,要快点换衣服和化妆了。姐夫你快点出去!」小姨子这次真的说得合时,我拍一拍老婆肩膊就闪身出新娘房。

  我躲在宴会厅一角,正想从裤袋中拿出手提液晶体显示屏,察看新娘房中情况的时候,酒楼的工作人员就走过来,向我汇报布置的进度,跟着又要我安排亲友的座位。经过接待处又发现签名册遗留了在酒店房间,我又要回到房间拿。

  东忙西忙,到我定下来的时侯,原来老婆已经换了晚装出来了。我本想偷看老婆换衣服,怎知忙得分不了神,什么都没有看到!亲友越来越多,我们除了忙招呼来宾之外,又要忙着拍照,根本没有空闲想其它事,直至我远望接待处,看见那几位网友到来了。

  「老婆,那六位网友到了。」我说。老婆望向接待处,看见那几位网友正向她望过来,实时低下头不敢张望。我看见就对她说:「放松,握握手,拍拍照就行。」这六位网友是最相熟的,因为我们都有与这六位网友私下交换照片,而且那些照片是比较暴露的,有些相片更是老婆拨开小穴、含着阳具之类的照片。我和老婆亦曾尝试透过网络摄录机,在他们面前做爱。

  网友们到了台上与我们逐一握手,其间他们除了恭贺的说话,当然有称赞我老婆漂亮,但老婆一直底着头,红着脸,不敢望向他们。拍了张合照后,我从裤袋中拿了显示屏给A兄,老婆见状突然紧握着我的手,一脸难为的样子,令我一时不知怎样做。

  A兄突然将显示屏退回给我说:「嫂嫂,若你觉得难为情,那我们不看都没有问题的,今日是你们的大喜日子,最重要是你们开心。」老婆抬头看看A兄,又看看其它网友一眼,说:「对不起,我真的有些不自然,迟些……迟些多发些照片给你们好吗?」他们异口同声说没有问题,跟着就到一旁耍乐去了。

  我和老婆来不及为此事交谈,又有亲友到来了,我们继续忙着招呼亲友、拍照。原来婚宴是这么忙,根本没有时间想其它东西!

  到快入席的时候,老婆要到新娘房换纱婚,老婆一进入房间,我就到网友那一桌,将裤袋中的显示屏交给他们,他们看见了立即围了过来。

  我今天特别安排他们坐最后那一席,而且靠着宴会厅的一角,所以只要他们留心前方,就不怕有人发现他们正在欣赏着我老婆。而且我安排了三位摄影摄录的工作人员和一位化妆师与他们同桌,他们几位工作人员整晚都会很忙,所以一定无暇理会他们。

  A兄说:「嫂嫂肯让我们看?」

  「她不知道的,你们小心一点。」我说。

  「明白了,这样更可以看到更自然的一面。」A兄说。

  「还说这么多,快些看吧!我们等了一整晚了。」另一位网友说。

  A兄应了一声就打开了显示屏,先看看化妆台那边,只见刚才那件晚装放在椅子上。

  「快看另一边。」我说。

  A兄转了CCC36,俺去也,淫淫网,狠狠撸,qvOD公布地址频道,就看见老婆的正站着,小姨子正把婚纱从下向上套在老婆身上。可能婚纱太笨重,又多薄纱,所以她要慢慢向上套,不过这样就可以让我们有更多时间仔细看清楚老婆的身体。

  老婆的上身可以说是光脱脱,因为她今晚几件晚装都是露肩露背的,所以她上身只戴上隐影胸罩。老婆身材也算满突出的,上围只有B罩杯,但配上那条小蛮腰,看起来很合比例。在腰间穿了袜带,用来扣着套在腿上的白色丝袜;胯下是一条白色通花内裤,不过镜头从正侧面了拍过去,所以看不清楚是否丁字裤。

  我分神察看其它网友的反应,见每一个都定睛注视着,我还看见站在椅后的一位网友将下身压向椅背。从来在网上我只可以幻想着那些网友看着我老婆祼体时的表情,但现在我是亲眼看见了,看着他们被我老婆的身体迷着了。

  看回显示屏,此时整件婚纱已经套在我老婆身上,小姨子忙着在裙下套上裙架,而老婆就正对着身前的座地镜整理着胸前一双乳肉,要把它们推得高高的。

  「怎么样,好看吗?」我说。

  「真的要多谢大大,我真的是第一次看见真的新娘子换婚纱的情景,虽然画面小了点,但那个意境很淫荡。」其中一位网友说。

  「想不到嫂子今天穿通花内裤,配上一双到大腿的丝袜,这种衣着是我最爱的。一会看着她穿婚纱出来,边想着她穿在里面的内衣裤,我怕自己整晚都软不了。」「原来嫂嫂只穿了隐影胸罩,不如大大一会叫他真空上阵,要她两颗乳头在晚装入面擦来擦去,说不定洞房时,老兄什么前戏都不用做,嫂嫂的小穴就已经够湿润了。」「这主意不好,不如……」

  我听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觉得邀请他们来是对的。我今晚一边干新娘子,一边回想他们的反应,定必会令我更加兴奋。我看见老婆快出来了,于是赶到新娘房门前,和她一起到宴会厅外面等待进场。

  我们忙了一整天,终于有少许时间静下来。我双手揽着老婆的腰肢,上身靠后,欣赏着眼前的新娘子。大大的眼、高高的鼻子、小小的口,虽不算上是绝色美人,但总算是一个小美人,再加上今天穿着婚纱,所以觉得老婆这一刻真的美若天仙。但她双峰顶着我的胸口,好像一个小魔女装作小天使到来诱惑世人,令我想伸手脱去她的婚纱,看看这位天使面孔到底藏了一副怎么的身躯。

  当我正想靠前吻她的唇的时侯,她说:「不要这样,一会弄花了化妆就不好了。」「放心,我只想轻轻吻你。」

  良久,唇分。老婆说:「你虽是轻轻吻我,但你双手弄皱我的婚纱了。」「对不起,一时情不自禁了。」我说。

  老婆穾然一转话题说:「你那些同好们有没有找你说什么?」「没有,我都没有空找他们。」

  「你想他们会不会怪我出尔反尔?」老婆说。

  「放心,我想他们不会的(心想:因为他们已经看到了),我们的宗旨是要增加性趣,所以不能勉强的。若你不愿意,他们不会强来,你放心好了。」「最坏都是你,本来我只是同意请他们来,但你又答应让人家看新娘房的情况,看人换衣服。之后还要……还要……总知都是你不好!」「我只是应他们的要求来问你,是你自己说好的。」我说。

  「但你每次都是在与我爱爱时才向人家说,当时意乱情迷,我迷迷糊糊都不知道答应了你们什么。」老婆说。

  「……」我就是选在你被我挑起性欲时才问你,否则你怎会答应?不过我现在当然不会这样说,所以只好闭口不说。

  就这样我们一直沉默,直到场内要我们进场。晚宴就在我们在台上一轮仪式后开始,几道菜后,老婆就起来到新娘房更衣。

  「老公,我既然答应了人家,那你拿给他们。」老婆临离座前对我说。

  「哦……我知道了。」

  为了不让老婆尴尬,我让老婆进入新娘房后我才离座,跟着快步走向网友那桌,可惜途中有宾客拉着我祝贺,我到达时看见老婆已经将婚纱脱掉。

  「老婆临进新娘房前批准我拿给你们看。」我说。

  「怪不得刚才嫂嫂临脱衣前曾望一望镜头,而且脱婚纱时有些犹豫。」其中一个网友说。

  我见小姨子帮老婆挂好婚纱后,就先出房。而老婆就将丝袜带除下,接着坐在梳妆台前的椅子上,先将一只脚高高抬起,在镜头前慢慢将丝袜脱下来;接着老婆抬起另一条腿,把套在上面的丝袜都脱下来。因为老婆一会会穿旗袍出来,而且左右还是高叉的,所以必须将丝袜脱下来,网友之前得悉此事,所以要老婆脱得淫荡些给她们看。看来老婆刚才喝了点酒,所以胆子都大了起来。

  老婆将旗袍穿上,整理好衣衫后站在梳妆台前,一副含羞答答的样子,良久都没有动作。

  一会之后,她抬头望一望镜头,然后转身向门口走去。我们立即转去向着门口的镜头,看看老婆到底有没有依我们之前的要求去做,但见老婆伸手抓着把手又再次停了下来。她转头望了镜头一会,一面左右为难的样子。又过了一会,她终于把双手从旗袍两侧的高叉位伸进去,把内裤脱了下来。

  「看来嫂嫂都是有点难为情,不过最后都肯配合,大大真的幸福,有这么肯配合的老婆。」其中一个同好说。

  「哗!一会敬酒时嫂嫂会光着屁股走遍全场,我怕会禁不住先伸手入内。」另一个说。

  我一边听着他们说,一边看着老婆将内裤放好,再次整埋衣服。我见她快出来了,所以就赶回座位。

  老婆一坐下,就在我耳边说:「他们都有看吗?」「当然有,我都有看。我刚才看到他们的裤裆全都胀起来了。」「现在下身凉凉的,有点不舒服哦!」

  「这样好点吗?」我将手伸进老婆的胯下,轻轻扫着她的阴毛。

  「不要这样,一会弄湿了会让人发现的。」老婆说。

  正当我想回应时,侍应已经走过来要我们去向宾客敬酒了。我们一桌一桌向宾客敬酒,看见老婆一直都走得很小步。当去到网友那一桌时,我看见他们个个都注视着旗袍开叉的位置。

  老婆当然有发现他们正在看着她的腿,就面红红,低着头轻轻吐出一句:「他们很坏,怎么这样看我,感觉怪怪的。」「那是欣赏你的眼神,今天你是最美的。」我说。

  我们敬酒完毕坐回席上,酒楼就将大部份灯都关掉,因为我们安排了播出今早的照片和录像,让没有来观礼的宾客可以看到今早的情况。我就在此时拉着老婆到网友那一桌找他们合照。

  「嫂嫂,你今晚特别漂亮,我们今晚都很高兴看到你。」A兄说。

  「A兄见笑了,A嫂定必比我漂亮很多。」老婆说。

  「怎么会呢?新娘子是最美的,尤其是没有穿内裤的新娘子。」另一位网友说。

  「咿……都是你们不要脸,今天是我的大喜日子,你们就与我老公一起欺负我!」老婆说。

  时间无多,于是我说:「我们快些拍照吧,别忘了你们要一人拍一张。」我把摄影师唤来,我们首先和其中一位网友合照,老婆就站在我和那网友中间。

  「不要站在桌子后,那样会拍到桌面混乱的杯碟。」摄影师说。

  「不怕,就这样拍好了。」我说。没有桌子挡着是不行哦!因为我正在拉起了旗袍的后幅,让老婆那弹力十足的屁股露出来,让网友们可以摸着老婆的屁股合照。但这是我和老婆说的版本,我们事实上不会这样简单。

  我一说完就听到老婆忽然向网友轻声说:「噢!为什么摸那里了,不是摸屁股吗?轻一点,有点干。」当那网友离开后,老婆就埋怨说:「怎么他会摸我那里,不是屁股吗?」我来不及回答她,CCC36,俺去也,淫淫网,狠狠撸,qvOD公布地址网友已经靠过来,接着我感觉到老婆的身子颤了一下,并听到她轻叫了一声。到CCC36激情小说网,俺也去淫淫看激情电影,狠狠的撸撸插B艺术图,游览着PPP36网站网友时,我还看见老婆伸出双手紧抓着身前的椅背。

  「哦!你们之前不是这样说的。」我听见老婆对第四个网友说。

  到第五个网友合照时,我己经看见老婆双颊绯红、呼吸变得急速,而且身躯又轻颤了两三下。幸好四周都算暗,而且是我们站在最后一桌,所以不易让人发现。

  最后一个是A兄,他站好后不久就已经听见老婆轻叫了一声,跟着老婆说:「呀!太……太深了!」我斜斜地望向老婆,看见她咬着下唇,一副有口难言的样子。

  拍了二张后,A兄向其它网友说:「过来,我们一起拍多张合照就应该可以了。」其余五人就靠过来,站在我们三人身后。老婆的身体不断轻轻扭动,好像想逃避网友们的侵犯。我实在忍不住等老婆或网友的赛后报告,所以将身子靠后,从上向下望向老婆的屁股。

  其实此时真的看不到老婆的屁股,只看见两边臀肉都有一只手抓着,另外有一只手从老婆的左侧向前伸进旗袍的前幅,有一只食指头正在肛门口进攻,其余两只手就伸进了胯下,看不清在干什么。

  「新郎哥,望一望镜头。」被摄影师这样一说,我唯有乖乖的望向镜头,让摄影师拍照。

  「呀!呀!」老婆轻叫了两声,双目闭着,而且身子不断颤起来。

  「可以了,你可以先拍别的,我一会再找你。」为怕被摄影师发现,就打发他离开。

  一会后老婆才张开双眼,转头对网友说:「你们又说只摸屁股,为什么把手指都伸进来了?还弄到人家……我……我不理你们了!」说罢就逃了出去。我向网友们做了一个干得好的手势,跟着向老婆追去。「老婆,刚才发生什么事?」我问。

  「你心知肚明,没有你答应,他们怎会这样?」老婆将双手绕在胸前,鼓着腮说。

  「会否是你皮光肉滑,他们的手才不小心滑进其它地方?」我说。

  「你还来这一套,一会我要换衣服送客,我要罚他们不准再看,快把屏幕拿回来。」老婆说。

  「那……」我说。

  「不用说!快拿回来!」老婆说。

  我只好垂头丧气走到末桌,向网友他们解释清楚,他们也很爽快地交回小萤幕。

  「哦!她只是说一会不给我们看她换衣服,她没有说要取消玩新人的节目,那大大就让让她,晚上玩新人才是戏肉。」A兄说。

  「是呀!大大不要不开心。嫂嫂要罚我们,就顺顺她意,今晚玩新人时我们会回敬她。哈哈……」另一个网友说。

  我回到座位打算把小屏幕交给老婆,但看见她正在和她的前男友在拍照,那小子还抱着她的腰!本来我不介意别人摸摸老婆,但这小子是夺取了我老婆的处子之身的人,所以我很不喜欢这人。

  我本想去拉开我老婆,但我经过同事们那桌时,被他们捉着喝了数杯酒,逃回座位时已经不知老婆到了哪里。

  「小姨子,知不知道你姐姐去了哪里?」我问。

  「她刚问我拿新娘房的锁匙,说要进房拿点东西。你看,她刚出来了。」我见老婆有些神不守舍回来,于是问她:「怎么样,你不舒服吗?」「没有,没有,只是有点累。」

  「真的没事吗?那坐下来休息一会。」我说。

  老婆坐下来喝了一口茶,转头望向我。我发觉有点不对劲,于是问她:「老婆,有什么事吗?」「我……我……有点头晕,想到新娘房小休,我一会会换了晚装才出来。」老婆说。

  「好!好!不舒服就入房小睡一会,一会送客我才叫你。」我说。不知是否今天太忙,希望老婆小休一会会好点,否则今晚的节目会全部泡汤!

  多吃一、两道菜,很快就要送客了,于是我到新娘房门口扣门:「老婆,老■婆……」叫了数声老婆都没有回应,于是伸手开门,但房门锁上了。「老婆,老婆,你没事吗?」我再叫,过了一会都没有回应,正想找酒店的人来开门时,房来传来老婆的声音:「老公,我没事。呀!我正换衣……服。」「那你快点了喔!」说罢我就转身离开。但我细心回想,觉得老婆刚才的语气怪怪的,于是我回到房间门口,问:「老婆,你真的没事吗?身体还有没有不适?」「我没事……呀!」老婆说。

  既然没事,那我唯有回座位等她。但越想越不对劲,为什么那呀字叫得这样怪?突然想起裤袋的小屏幕,于是拿出来看。

  哗!发生什么事?我看见老婆坐在梳妆台,背部斜斜地靠着镜子,脸向上对着镜头,双目紧闭,牙齿轻轻咬着下唇。旗袍还穿在身上,不!正确应该是穿在双臂上,因为旗袍被打开了,双腿向左右大大张开,左边乳房的隐形胸罩脱了下来,那可爱的粉红色乳头暴露在空气中。

  我看不到右边的乳房有没有戴上隐形胸罩,不过我相信那个都已经被脱掉,因为正有个人头伏在老婆的右乳!老婆的双手就正抱着那男人的头,而那男的下身就正在老婆的胯下前后不断扭动,不用说都知道老婆正在和别人爱爱。而最何恨的是老婆双腿都绕着那男的腰,一副很爽的样子。红杏出墙都不要选在新婚夜嘛,还要在宴会中!

  我气冲冲走到新娘房门口,说:「老婆,快点了!要送客了。」「快了,不要阻着我……呀!换衣服。」原来那呀一声是那男的趁老婆说话时狠狠插了她一下。

  「你再不快点,我要找你妹妹进来帮手了。」我说。

  「行……行,三分钟……呀!三……呀!」我从屏幕看见老婆讲完之后,就在那男的耳边说了些话,跟着那男的抬起头,站直身子,双手抓着着老的腰肢加速抽插。原来那男的就是老婆的前男友!看来要等那男的完事,老婆才可以更衣出来。

  我静静待在房外,从小屏幕看着老婆被人干着,听着微弱的呻吟声传出来,真是百般滋味在心头。幸好(其实都不知是否算幸好)那男的抽插了大半分钟就射了,他待在老婆的体内一会之后就拔出来穿回衣服。

  我一定要砍了她的前男友,因为他居然直接射进老婆体内!我见老婆用纸巾抹一抹小穴,就起来穿起晚装,整理一下头发、仪容,吩咐那男的躲在衣服后,就开门出来。

  「哗!为……为什么站在这里?你吓了我一跳。」「我等你。」我真的很想说在等你们,不过现在不便发难,因为这么多亲友在这里,出丑的只会是我。

  老婆终于看到我手上的小屏幕:「那……」

  「要送客了,有事一会再说。」说罢转身离开。

  「老公,其实……因为……」老婆拉着我。

  我转头怒目看着她:「我都说一会再说,你「们」花了不少时间。」我特别将「们」字说得重一点。

  我向出口处走去,老婆就走上来绕着我的手臂,我不想让人看到有异样,唯有让她绕着。她说:「其实刚才我和他拍照时,被他发现我没穿内裤,所以……他要我……开门让他躲进去,说……只说想看看我更衣,否则会揭穿我,我怕出丑,唯有顺从他。怎知我一进去,他就……他就……」「他怎会无缘无故知道你没有穿内裤?」我说。

  「他和我拍照时居然从旗袍的开叉位置把手伸进来。开始时他只是以摸我的屁股,但后来他从后伸进胯下,才给他发现我没有穿内裤。」老婆急说。

  噢!原来事情是这样,那不就是我自己自找的!因为就是我自己要求老婆不要穿内裤。这样说我真的不能怪她,反而老婆应该怪责我才对。但这样就给那小子上了我老婆,还要在新婚那天,真的气死我了!

  「不要生气,我真的不想的,我有反抗的。可是一来不够他气力大,而且又怕被人发觉,所以唯有任他摆布。」「你真的不想吗?我见你刚才还紧紧抱着他,好像很享受的样子。」我都不知自己是生自己的气还是别的,只知当时确实气昏了头。

  「我……我不是……」糟糕,弄到老婆眼泛泪光。

  「算了算了,其实刚才是我叫你不穿内裤,所以不应该怪你,只是刚才见你很爽的样子,所以很不高兴。」我说。

  「对不起,刚才我抱着他,是因为他和我……爱爱一会之后想退出来换个姿势。我怕他会越弄越久,所以我抱着他不放,还……还紧紧夹着他,希望他快点完事。至于很爽的样子,那……身体的反应,我……我有点控制不了。你不要怪我,好吗?」听她这样说又有点道理,不过想起来还真的很气人。但这么多宾客在场,我只好先忍一忍,将来再找机会报复,我必定要干回他的女友!我们站在出口处,恭送来宾离开。当老婆的男友离开时,还捉着老婆的手握了很久,而且一脸淫相,当时真的很想一拳打下去。

  终于所有的宾客和家人都离开了,我先去结帐,老婆就在新娘房里更衣和收拾,然后叫侍应帮忙将各东西拿回酒店房间。

  一关上房门,几位同好就在洗手间钻出来,其中一位说:「新婚愉快!嫂嫂今天真的很美。」「你们为什么在这里?」老婆说。

  「我们来闹新房,你不是忘了吗?不打紧,现在通知你。」「我说说而已,想不到你们居然当真的。刚才还未满足吗?快出去,不要阻着我和老公过二人世界。」老婆说。

  「嫂嫂,你知否我们等了这天多久?而且之前你答应了的游戏还未玩呢!」「你们还敢提这个!那个游戏是你们逼我答应的,要老公把人家弄到不上不下时逼我答应的。」我看着老婆和网友们你一言、我一语,没有作声,只静静看着。

  「就算不玩游戏,最少都拍几张照片嘛!」A兄说。

  「你们刚才不是拍了很多吗?明明讲好只摸屁股,但你们居然这样弄人家,弄到人家在大庭广众面前……那个。」老婆说。

  「嫂嫂是指高潮吗?」其中一个同好说。

  看着老婆双颊绯红、低着头的样子,真的很想立即按她到床上狠狠干一番。不过等会还有很多节目,就忍一忍好了。

  「老婆,不如就换件婚纱和他们拍几张照片。刚才都是旗袍照。」我说。

  「拍就拍,你们全部出去,我要在洗手间换衣服。」老婆把我们赶出洗手间后就拿了婚纱去更衣。我们就在房间清理,将窗前的小茶几和椅子搬开,腾出空间架设摄影器材来拍照。

  不消一会,老婆从洗手间出来,几位同好不约而同地赞美老婆漂亮。我见老婆一脸害羞站在洗手间门前,于是上前抱着她吻了一口,然后和她一同到房中。

  我上前和老婆拍了几张合照,跟着邀同好一起拍。为了令场面轻松一点,我们不停在镜头前摆出各种古怪的姿势。拍了十多张后,我见老婆都放松下来。

  「各位,先让我俩拍点合照。」他们听后乖乖的走到一旁,A兄就继续替我俩拍照。我慢慢拉起老婆的婚妙,向她说:「老婆,我们俩来拍点性感些的照片。」「不要啦,有外人在。」我将裙摆拉到老婆的膝盖位置,就被她按着我的手了。

  「他们又不是没有看过,而且只是拍拍内裤而已。」我边说,边半强迫地拉起裙子,露出裙内的白色通花内裤,和一双被白色丝袜包裹着的腿。一众同好已经悄悄走到有利的位置看着老婆裙内春光,而且不断赞美她的腿。

  老婆望着六对眼猛盯着她的腿,顿感害羞起来,低着头说:「不要这样看人家,怪怪的。」「我老婆这样美,只让我一个看太浪费了。A兄,快拍照啦!」我说。

  拍了两张后,我就叫老婆自己拿着已经牵起了的裙子,跟着走去拿着相机,对A兄说:「让我替你们拍。」A兄听到当然很高兴,因为刚才都是他在拍照。老婆听到后,面就更红,而且将裙摆放下了少许,只露出了双腿。

  A兄走到老婆身边就边说:「嫂嫂,不用紧张,和我拍张合拍好吗?」「好。」老婆说。

  见A兄站好后,我先替他们拍了一张,然后说:「老婆,你可否拉高少许裙摆?现在这样拍不美。」既然大家是同好,A兄当然知道我的心意,「嫂嫂,让我来帮你拿着。」他说罢就立即执着老婆的裙摆。但见老婆拿着裙子不放,于是我拿起身旁的花球走过去,拉起老婆的手说:「老婆,不如拿着花球,这样会更好看,手就放这里。A兄的手就这样,对,再拉高一点点。」我指示完之后,就返回岗位拍照。眼见老婆因害羞将面转向窗帘,右手会着花球放在腰间,左手就下垂轻按着裙子。A兄的左手绕过老婆的腰,从后伸前来抓着裙子一边,右手就拉着另一边。

  老婆双腿靠在一起,白色通花内裤像一个倒三角挂在她胯下,在三角形的底端有一个黑黑的小倒三角。双腿的通花丝袜只盖到大腿中间,女子穿这种丝袜比袜裤更诱人,所以我特别叫老婆今天穿这种丝袜。

  拍了两张后,就叫多一个同好站到老婆的另一边拍;跟着又加两个,叫他们用面颊贴着老婆双腿。我见站立的姿势都拍了很多,于是拉一张椅子来,叫老婆坐下来,当然裙子都让我牵起了,双腿伸直放在地上,同好们就分坐在老婆双腿两旁拍照。

  「你们将我老婆双腿放在肩上。对……」我说。

  「你们坐开一点,将腿拉开少许。」我以为老婆会反抗,但见她只用双手掩着面,让同好们拉开她双腿,看来老婆都已经开始进入状态了。

  他们依我指示将老婆双腿越拉越开,最后老婆双腿被拉到成M字,就连丝袜都被脱了下来。其中一位同好突然问我:「我看到嫂嫂的脚趾,真的很想吻一口,行吗?」「我没有问题,但你要问问我老婆愿意否?」我说。

  「嫂嫂,可否让我吻你的脚趾?你的脚趾很美。」「不要!那里脏脏的。」老婆说。

  那同好靠近老婆的脚趾,用鼻子大力嗅了一下,说:「嫂嫂,你的脚趾香香的,就行行好让我吻一下吧?」「老婆就让他吻一口,拍张照片。」我说。

  老婆犹豫一会,跟着轻点了一下头,同好就立即轻吻老婆的脚趾头。当然我们不会拍一张照就收手,见那同好跟着伸出舌头舔了脚趾头一下,又将舌头伸进趾头间。

  「你不是说只吻一下么?」老婆说。

  「是,是,一时忘了形。」那位网友口中虽这样说,但并没有停下的意思,而且还将老婆每一颗脚趾头吸进口中。

  「不要……很痒。」老婆想用力拉回右脚,我见状立即上前捉起老婆的左脚说:「老婆,我又要来。」跟着就学那位网友那样把玩着老婆的脚趾。

  其实我从未试过舔任何一个人的脚趾,但见我们刚带起气氛,若被老婆把腿拉开了,又要从头将气氛带动起来,不知何时才到戏肉,唯有自己亲身出动。

  「不要,老公,有旁人在,多羞家……」老婆边说边扭动身体,又用双手分别推开我们的头。我看见老婆双腿被我们大大打开,而且胯下毫无防备,于是伸手隔住内裤剌激着老婆的小穴。

  「呀!不……不要……」老婆双手转为按着我在她小穴上放肆的手,但仍没阻止我的进攻,不消一会,我已经感觉到她的内裤有少许湿了。我推开她遮挡着胯下的手,然后将口转到她的胯下,用舌头隔着内裤不断向阴道口钻进去。

  急速的呼吸声从头上转来,偶尔还听到老婆轻声说:「不要……」当然还有快门声在身边此起彼落。她一手抓着我的头发,一手推着把弄着她右脚的同好。

  我腾出双手向老婆的胸部抓去,隔着婚纱搓弄着她的乳房,双手正忙着的她根本无暇理会我的手,只好让我不断在挑起她的性欲。我一手拉下她的婚纱,将她的乳房展露出来,「噢!不要!」老婆收回一手遮着外露的乳房,一手软弱无力地拍打着我的头。

  我一手拨开她的内裤,用舌头直接舔上她最敏感的阴蒂,实时感觉到她全身颤了一下,我亦借着这个空档把她挡着乳房的手拉开。

  「终于亲眼看到嫂嫂的乳房了。」其中一位在观战的同好说。

  「不要……不要……这么多……人面前……快……停……哦……」老婆说。

  「嫂嫂的乳房很白哦!乳型又美!」另一位同好说。

  很快我已经感觉到老婆快到高潮了,此时我的舌头反而慢下来,因为我还要诱导老婆自愿让其它同好碰她。被我弄到不上不下的老婆开始扭动身体,而且把我的头向她小穴按下去,我当然不会让她得逞,只维持一下一下慢慢舔她的阴户和阴蒂。

  「老公,你……你……干什么?」老婆很快就知道我在吊她的胃口。

  「有点倦,让我稍稍休息。」我说。

  「你可以……可以……快点吗?这样人家很辛苦。」隔了一会老婆终于都忍不住,说出口要我快一点弄了。

  「让我多休息一会就行了。」我见老婆的性欲有点儿冷却下来,于是又加紧剌激她。

  「呀……呀……对……快……快哦!」老婆已经顾不得身旁同好的眼光,快乐地呻吟起来。

  当快到高潮的一刻,我又渐渐慢下来:「不行,舌头很累。」「冤家,你快弄死人家了!把我弄到不上不下。」老婆说。

  「对不起,但你今天怎么这么久都还未到顶?不若叫同好们来帮帮忙。」我说。

  「不要……哦……不要……我……已经……出丑了,还要我……给人碰?」老婆此时才惊觉身旁的同好在看着,立即用手遮着乳房。

  A兄此时插嘴说:「嫂嫂,不要这么说。你这么哪里是出丑,我反而觉得你这刻很性感。」「你们……当然这样说,哦……个个都……想向人家……使坏!」老婆说。

  我示意叫其中一个同好抚摸着老婆空出来的左脚。那同好触碰着她小腿的一刻,老婆叫了声不要,而且有轻微的扭动,但没有强烈的反抗。

  其它同好们见状都知道有机可乘了,于是A兄和另一位同好一左一右的靠近老婆,先用手先轻轻抚摸不太敏感的手臂,再慢慢沿着手臂下移到老婆遮挡着她乳房的手掌,捉着老婆的手掌打圈,又不时按压下去,让老婆好像自己在爱抚乳房一样。到后来,他们还直接抚摸从老婆手指间暴露出来的乳肉。

  为了可以更清楚看到老婆被围攻的情形,于是我站了起来,弯身将手指轻轻插进老婆的阴道中,慢慢抽插起来。现在清楚看到老婆的婚纱从上和下被推到腰间,其中一位同好忙于把玩老婆的脚趾,另一个就开始舔着大腿根部,还把老婆的脚掌伸进他裤子中,看来是按摩着他的分身。

  上身两位同好已经把老婆挡着乳房的手拉开,一个正吸啜着乳头,另一个边舔着腋下,边用手指捻弄另一边乳头。

  老婆之前最多都只是在野外暴露,或者在计算机前与我做爱给其它同好看,所以这是她第一次被这么多男子一同挑逗,亦因为这样,老婆很快就高潮了。

  我们虽然看见老婆已经高潮了,但依然轻轻爱抚着她每一寸肌肤。老婆高潮过后,羞愧地望着围着她的同好,说:「你们又说只是拍照,怎么到最后……到最后……羞死人了!」「到最后让你乐透了!」我说。

  「你还说,最坏都是你!你们快放手,还想摸到何时?」女儿家始终是怕羞些,就算摸都让你摸过了,她还要装作不愿意。

  我们放开手让老婆整理好衣服,跟着A兄就说:「到玩新人的时间了,先将新娘子的眼蒙上,然后叫新娘子摸一摸哪个是老公。」「我不玩了,你们常常使诈。」老婆说。

  「不行,不玩过新人我们不会离开。春宵一刻值千金,不要浪费时间。」A兄说。

  「老婆,快快玩吧!不然他们不会离开。」我说。

  老婆都没有办法,因为之前答应了,所以唯有顺从。我们站成一排面向着新娘子,然后把裤子脱下。主持人将老婆带过来,捉起老婆的手,引导她摸上其中一个同好的分身:「嫂嫂,你摸摸哪个是你老公?」「咿!那是什么?不是只摸手手脚脚吗?为什么……为什么是那话儿?」老婆摸了两三下就发现了。

  「我们这些网友,又怎会只是摸手手脚脚这样没有特色?」只见老婆沉默了一会,就再次伸手摸上身前的小弟弟,然后再到下一个。看见老婆穿着婚纱在摸着别人的小弟弟,真的兴奋死了,我一定要拍多几张相片。没错!我没有站在一起,而是在拍照片,所以老婆一定找不着我。

  当所有人摸了一遍之后,老婆有些犹豫,于是又重新再摸多遍。当老婆站在其中一位网友身前打算说是他时,我又立即跟另一人对调,站回队列中。

  主持人说:「嫂嫂,请小心猜,猜错了要罚哦!」「你们之前都没有说清楚,那要罚怎么?」老婆说。

  「猜错要罚脱衣服。」

  「我只得一件婚纱和内裤,那岂不是一猜错就要脱光?我不依!」「难道你没有信心猜到哪一根话儿是你老公的吗?」老婆想了一会,然后拉下眼罩,并同时说:「这个!」当她看到眼前人不是我时,那个眼神真的不知怎么形容。看她有时失望,跟着又有些不忿,但很快又变得有点害羞。

  「脱衣!脱衣!脱衣……」当老婆猜错的一刻,我们就兴奋地大叫起来。

  老婆向我望了一眼,我就向她点头示意,并用充满鼓励的眼神望向她。她伸手到背后将拉炼拉下,整袭婚纱就从她身上掉了下来,身上只余下内裤。

  全部人都向老婆行注目礼,老婆有点受不了,用双手护着胸部说:「你们不是都看过了吗?怎么还这样看人家!弄得我怪不舒服。」「嫂嫂,看真人才清楚,而且得有立体感。」

  「看相片都看不出嫂嫂的皮肤这样白。」

  他们你一言、我一语,把老婆赞得飘飘然,后来新娘子还主动将双手放了下来。

  「嫂嫂,你还未猜对,快蒙起双眼。不过今次要小心了,你只余下内裤。」他们调动位置之后,老婆又开始一根一根的摸起来。当然今次又猜错了,在我们的「脱衣」声中,老婆把内裤都脱掉了,而且很明显地看到内裤中间湿了一片,怪不得她变得这么合作了。

  「嫂嫂,今次是最后一次了,再猜错,要罚你帮你猜错那人打手枪。」「咿……你们又使坏!不过只余下四个人,我一定会猜中的。」老婆坚决地说,但很可惜她一定找不着我。只是她到底帮哪个打手枪呢?

  「嫂嫂,你又猜错了。」

  「怎么你都猜不到我?」我说。

  「嫂嫂,要罚你帮我打手枪了。」那幸运儿说。

  「为什么我又猜错了,怎么你们的小弟弟这么相似?」老婆说。

  「嫂嫂,输了就要受罚。」

  「是哦!快受罚哦!」

  那幸运儿坐在床上,老婆拉了张椅子坐在他身前,开始帮他打起手枪来。我们看着新娘子左手一下一下开始套弄着那同好的阳具,每一下虽然都很慢,但幅度都很大,右手就轻搓弄着他的阴囊。渐渐地套弄的速度越来越快,连老婆的乳房都跟着手部的快速活动不停震荡着,但那同好似乎还未有射精的先兆。

  「很累哦!怎么快弄了十分钟还未射精?」老婆停下手埋怨着。

  「我都不知道,说不定嫂嫂让我摸着你的乳房,我会很快就射了。」那同好说老婆向我望过来,我就说:「我没有所谓,我们的宗旨是男女都要乐在其中,你不介意就行了。」「那……那好吧!」老婆对着那同好说。

  于是那同好就毫不客气地伸出双手,将新娘子的乳房抓在手中,开始把玩起来。老婆亦毫不客气,再次伸手找着那同好的小弟弟,开始套弄起来。同好的手不断将老婆的乳房搓圆按扁,粉嫩的乳头很快都硬起来了,同好还俯身伸出舌头,不断在老婆的乳尖四周打转。看见老婆完全没有反抗,还将胸部越挺越高,深怕对手吻不到她的乳尖。

  一轮挑逗后,终于看到同好将老婆的乳头吸进口中,老婆都忍不住在口中吐出快乐的呻吟声。老婆闭着双目、双颊绯红、吸呼急速,而且满脸愉悦的样子。

  他们互相爱抚了一会,同好就站起身来,将自己的小弟弟放在老婆的嘴边,说:「嫂嫂,这样我会……噢……就是这样……」意乱情迷的老婆还未等同好说完,就已经将他的分身放入口中,努力地又啜又舔,看来比替我口交时更加卖力。同好也没有冷落老婆,他把老婆的臀部拉过来,伸手在阴道口与阴蒂间不断轻抚。

  数分钟后,见同好抓着老婆的头,将她的口当作蜜穴,不断前后抽送,老婆看来有点受不了,双手推着同好双腿。老婆受了十多下撞击后,看见同好的身体在他小弟弟整根没入老婆的口中之后就全身抽动了五、六下。

  网友将沾满口水与精液的阳具抽出来,老婆立即咳了几下,小部份精液沿着嘴角流出来,部份滴在地上,部份滴在了身上。「你这么粗鲁,还要插得这样深,精液都给你直接射进喉咙了!」老婆对那网友埋怨着说。

  「真对不起,嫂嫂,你知否你吸啜得我多舒服,让我都乐到忘了形。」「现在罚都罚了,可以让我和老公洞房花烛吗?」老婆说。

  「嫂嫂,我们还有一个游戏。」A兄说。

  「还要玩?你们玩了大半晚还未够吗?我不玩了!」老婆说。

  「不要发怒,这次你坐在椅子上就可以了。」A兄说。

  「真的坐着就可以?游戏是怎样?」老婆这次学乖了,先问清楚游戏细节。

  「嫂嫂,你坐着就可以了。我们一会就会蒙着你双眼,用舌头去舔你,要你找出那一个是你老公的舌头。」A兄说。

  「舔哪里?」老婆说。

  「刚才要嫂嫂吃亏,吸啜我们的阴茎,现在当然要补偿你,到我们舔你的小蜜穴。」「那怎算是补偿?你们只是又想吃我豆腐。可以舔别的地方吗?」老婆脸红红地说,但已经自己动手把双眼蒙起,坐在床上。

  「嫂嫂,那你想我们舔哪里?」A兄说。

  「嗯……想不到,但下面脏脏的,你们找别处。」老婆口虽然这样说,但已经躺在床上,而且双腿微微张开,阴唇在毛发间若隐若现。不用说都知道老婆其实想我们舔她的阴户,只是女儿家不方便说得太白而已。

  因为怕他们会吓坏老婆,所以我先上前,双手按在老婆的膝盖上。老婆身体轻颤了一下,但没有反抗,于是我慢慢将她的双腿打开,「不要,那里很脏。」老婆口中虽然这样说,但只有很微弱的反抗,所以我伸出舌头向阴蒂步步进迫。「呀……不要……」老婆轻叫了两声。

  我舔了十秒后,就到下一个,十秒后又到下一个。当各人都舔过后,我说:「老婆,第几个是我?」「不知道,这么快我很难分辨。」我婆说。

  「哦!不用说,我们再来一次。」我说。跟着我又俯身到她胯下,今次我足足舔了二、三十秒。又轮到下一个网友,之后又一个……「呀……呀……不行……太兴奋了……我猜……不到……哎呀……慢点……慢点……」不用一轮之后,老婆已经开始进入状态,于是我们不停地一个接着一个轮流上前舔她的蜜穴,很快老婆已经受不了了,开始夹紧双腿。于是我坐在床上,把她抱在我怀里将她双腿拉开,好让同好们可以畅通无阻地舔弄老婆。

  看着同好们一个个排着队来吸啜自己老婆的小穴,听着老婆的呻吟和呼吸声从耳边转来:「呀……呀……不要……钻……钻进来……受不了……快……不行了……呀……」这样美妙的情景又怎能得我一人独享?于是我把老婆的眼罩拉开,好让她都可以看着几个同好不断埋在她胯下,把舌头伸进阴道,又吸啜着那小阴蒂。而且在她耳边说着淫话,说那个同好怎样舔她的阴蒂,那个同好又如何伸张舌头钻进阴道。可能受那淫秽的场面所影响,我看见老婆双手主动把乳房搓弄起来。

  「有人来替新娘子吸啜乳头吗?」我说。有两个同好闻言已经走了上来,开始把玩着老婆乳房。

  三数分钟后,老婆已经抵受不住各人的进攻,开口对我说:「老公,我不行了,下面空空的,你快来干我吧,好吗?」其实玩了一整晚,我都很想干了,于是我走到床尾,向同好们示意要来真的了。他们帮我将老婆的双腿拉开,我看见老婆的阴唇已经又红又胀,胯下湿濡得很,都分不清是她的淫水还是同好们的口水了。我毫不客气地将小弟弟在她的阴唇间打转,一来要先沾上一些淫水,二来要吊吊她的胃口。

  「老公,不要玩了,我要。」老婆哀求说。

  「你要什么?我们都不知你要什么!」我说。

  「我要老公的小弟弟,快哦!」

  「那……我来了!」我捉着老婆的腰,一下插进小穴的深处。

  「呀!老公,很胀哦!快动哦!」

  我开始一下一下抽动起来,而同好们就转到进攻老婆的上身,不断抚摸和吻老婆的身体。乳房当然是重灾区,一只手离开,另一只手就接着摸上去,两颗小乳头都被拉得长长的。我一边抽插着老婆,一边欣赏着同好们用手不停在老婆身上游来游去,老婆就害羞地用双手掩着面。

  其中一位同好拉开老婆的手,带到他的胯下,我见老婆稍稍犹豫后就抓着它套弄起来。另一位同好见到,就依样画葫芦,要老婆服侍他的分身。

  「呀……老公……很……兴奋……很兴奋……全身……都……很舒服!」老婆说。

  「那当然,现在是七个男人一起服侍你。你喜欢这份新婚礼物吗?」「喜欢……哦!哎呀!不要……不要……咬那里,又痛……又痒……」老婆说。

  「那到底是痛还是痒?」我说。

  「不知……呀……什么都有……噢……噢……」老婆说完这句就没有再说,因为其中一个同好已经将他的小弟弟塞进她的口中。

  这个场面真的很淫秽,新娘子在新婚之夜就被老公和几个男人按在床上把玩着,而她双手则握着男人的阳具,口舌又服侍着另一根,蜜穴就被老公抽插着。

  另有三个同好轮流或抚摸,或吸啜,或搓弄着乳肉和拍照。

  我放慢了抽插的速度,因为始终老婆未试过二男一女一同做爱,而且今天是新婚夜,所以我不太想别人的小弟弟进入她的体内。慢点抽插可以让她多些时间帮同好们先出出火。

  六个人不停进攻下令老婆分了神,我看她忙着用手套弄这边,就忘了套弄那边;当留心着口交时,双手又停了下来。弄了十多分钟,连一个同好都未干掉。

  看见干着她的口那个同好有点心急,开始抓着她的头,扭动腰肢抽插起来。老婆都颇合作,还用力吸着那阴茎,弄到面颊都凹陷了,让阴茎插入口的路径清楚地展现出来。不消一会,那同好将大半根阴茎插入老婆的口中,将精液全射进去。

  当那同好离开,老婆的口一空着,她就马上大叫:「不……不……行了……老公……快一点……再弄……我……快死了……快……快……」我当然没有理会她,但见老婆双手停了下来,只是紧握着两位同好的阳具,看来她真的累翻了,所以两位同好唯有抓着她的手自己套弄起来。

  「不……呀……快……快……死……别……弄……呀……」我看老婆有点语无伦次,而且忙了一整天又怕她太累,所以我没有等那两个同好射精,就我抓着她的腰肢开始冲剌。

  一轮进攻后,老婆首先到达高潮,只见老婆的阴道不断一下一下收缩,好像小口般吸吮着我的分身。十多下抽插后,我把小弟弟深陷进最深处,将精液一下一下全射进去。老婆在我射精后全身酥软地躺在床上,任由两位同好抓着她的手去套弄。一会后,两位同好分别将精液射在她两个乳房上。

  本来我们还打算要惩罚老婆,因为她玩游戏输了,但老婆光脱脱躺了半个小时仍然累到动不了,所以其余两位未出火的同好只好边抚摸着老婆的身躯边打手枪了。老婆虽被抚摸着,但一点反应都没有,看来她真的累透了。

  最后那两个同好将精液射在老婆身上才离开。而我都太累,送走同好后就躺在老婆身边睡着了。

  ************

  第二天一早我们就起来梳洗,然后赶到机场出埠渡蜜月。入闸后我们坐在一旁等上飞机,不久都双双睡着了。

  「大大,嫂嫂,大大,嫂嫂……」突然有人拍我的肩膀。我朦胧睁开眼看见昨天那几位同好。此时老婆都起来了。

  我定一定神说:「为什么你们在这里?」

  「我们一起去旅行。」A兄说。

  「你们去哪?」我问。

  「你们不是忘了嘛?你们说去泰国渡蜜月,到时嫂嫂会到沙滩祼泳,还说欢迎院友去看。我们是特别请假哦!」A兄说。

  我是有这样胡说,但想不到真有人请假,一时无言以对。

  「那……这几天要各位大大多多关照,不要……弄得人家太累。」老婆说。

  我愕然地望着老婆,张开口说不出话来。

  「不要这样看我,你不是最想我配合你吗?早知……早知我就早点配合你,那就不用等到昨晚才知……才知……那是多美。」老婆低着头含羞答答地说。

  我虽然有说过想试试二男一女,但怎么都没料到会在没有心理准备下,突然变了七男一女!


  【完】